辰笙_在为老王学习

一个随性的人。
AGC/手写/民谣/游戏
没了。

《旧梦》金酒片段,很短小的初尝试,ooc会有的。

《旧梦》 文/辰笙
·灵感来自B金时满破语音对大江山白月光的回忆,感觉很有故事。
·初次写文ooc严重见谅!

昨夜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大江山的山间一片雾气蒙蒙,秋初的凉意愈发明显,林中绿意将尽,在雾中也不真切,模模糊糊的就像是回忆尽头看不清的细节。
黄昏之时已至,本应寂静的山林反而渐渐的热闹起来,仿佛是一场袛园祭即将来临,林间的小路上亮起了火光幽暗的小灯,山林深处的一座宫殿已经开始喧闹了起来,朱红漆的门窗、映在薄薄纸窗上错综复杂的影子、穿透院子的嬉笑声,酒杯相碰的声音融在一起,好不热闹。
院门口挂的红灯下长长的穗子在秋夜的风中飘荡,红灯里的火烛静静地燃烧着,时不时发出烛爆声。大江山的白月光向来明亮而温和,即使山中住的是鬼神,可月光却依然显得圣洁,秋风吹过,墙壁上的重重树影摇动,一道倩影正在月下独酌。
“呵呵……”倚在树边的紫发少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轻笑出声,清秀的面容只有淡妆勾勒几笔,短短的蛾眉为古典的五官添了几分俏皮,微微上挑的眼睛显出一种别样的妩媚,身上红底紫衬勾着金色流云纹的和服松散的穿着,露出纤细的颈部和一大片如水白玉般的肌肤,自成风流。额挂的玉石在月下温润通透,看上去高贵而优雅。若非头上两只尖尖的角,只会被认为是大户人家不拘小节的千金。
身上若有若无醉人的酒气飘来,旁边红漆金纹的酒器随随便便的倒在一边,似是醉得深了,但若在不经意间对上那紫色深邃的双眸就会深深的被吸引,也不晓得究竟是谁醉了,毫无疑问,那美丽而强大的鬼正是……
“喂,酒吞,把衣服穿成那样就站在门外,已经是秋天了啊。”金发的青年从庭院走来,一身黑色的和服将他衬托的更加高大挺拔,看上去威严而肃杀,稳健的步伐已有几分大将风采,但在面对酒吞时却意外的温柔。
紫发的鬼回过头,笑吟吟的看着他说道:“刚才小家伙在关心妾身吗?妾身很高兴呢。”
“啊,随你怎么想。”金时也不直接回答,只将酒吞穿得松散的和服认真理好,手掌的温度透过和服,温暖着一小片冰凉的肌肤。
“金时总是在不经意间让妾身着迷呢……”酒吞握住金时停在衣领上的手,与他对视一眼又将目光移开,眼波流转,却无定数。将眼轻轻地闭上,眼睑上昨夜残存的胭脂红已经晕开,轻颤时似双翼残损的蝶,若也能如昨夜般温存、完整,应也是极美。
“啊,是、是这样吗?”金时也将目光别去,脸上泛起浅浅的红色。
气氛陷入了沉默,只有风吹过庭院的声音,心中的静水也泛起了波澜。两只手依然握着,酒吞的手愈发冰冷,也许是秋风太急,也许是鬼生性凉薄。
“走吧,”金时开口打破了沉默,“妆还没有画好呢,宴会都要开始了。”
酒吞似乎是轻笑了一声,又似乎说了些什么,只是散在了风里,金时回首想去看她和那被放了药的酒盏,却发现自己手中已然空无一物,只有宁静的庭院和大江山的白月光。

坂田金时在迦勒底的房间猛然清醒。也许是内心的情感波动一下扰乱了呼吸,连带着怀中的少女也被惊动。
“怎么了,金时……?”酒吞小声地问着,意识还不太清楚,仍然是半梦半醒的状态,却下意识的向金时怀中靠拢。
金时再次伸手,将她轻轻揽入怀中,借迦勒底房间标配的夜灯白色微弱的光看着酒吞过于苍白的脸,在成为英灵后身上的恣意妄为和杀气弱了许多,更多的是为人所崇拜的,英灵的正气和光辉。
他回想起曾经夜深时因复杂的心事难以入眠借月光看酒吞的那段时间,此夜似与在大江山两人无数的相拥而眠夜晚没什么区别,只是成为英灵后不再需要每天由金时为她盛装,那蝶大概也随着旧梦一并飞去,不必再有什么猜忌和顾虑。紫色的短发散在两人之间,浅浅的、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皮肤,细数着呼吸安稳的节奏,心中的许多焦躁和不安也都渐渐平息,金时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酒吞的背,长久的沉默后他轻声说:“什么也没有。”
金时将环绕着酒吞的手臂微微收紧,低下头轻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一吻,动作轻柔得不像话,碧蓝的眼中好像映射着千年前大江山温柔的白月光。
“好好睡吧,可不要做梦哦。”
  Good night.

评论

热度(4)